5分11选5

                                                                        来源:5分11选5
                                                                        发稿时间:2020-05-24 17:15:45

                                                                        《意见》提出,要“建立和完善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度”。2018年的个人所得税改革,迈出了从分类征收向综合与分类相结合征收转变的第一步,将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稿酬和特许权使用费四种所得,合并为综合所得按年汇总纳税,初步建立了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度。这一改革使绝大多数人税负明显降低,一定程度上减少了税收流失,促进了公平,但与真正完善的个人所得税制度相比仍有明显差距。

                                                                        设想一下,假如卷烟消费税从生产环节和批发环节征收统一后移至零售环节征收,你去超市买一包软中华,老板告诉你这烟里有接近70%的消费税,你什么感觉?你可能不敢抽了,就控烟而言,这可能比“吸烟有害健康”效果好得多。

                                                                        《意见》提出,要“研究将部分品目消费税征收环节后移”。现行消费税的15个税目,绝大多数都是在生产或进口环节征税,这一征收模式与过去的征管水平相适应,但带来了大量的税收流失,征管技术进步使得征收环节后移至零售或批发环节成为可能。

                                                                        二是提高共享税地方分享比例,比如个人所得税目前地方分享40%,有提升空间;资料图:日本“宇宙作战队”旗帜。(图片来源:产经新闻)

                                                                        2、原市秦岭办副主任王聪林违规插手干预工程建设实施问题。2010年至2018年8月,王聪林在任原户县县委常委、副县长、原市秦岭办副主任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多次为他人在追加建设项目、项目审查、变更用地性质、调整容积率等项目推进方面提供帮助,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220万元。王聪林还存在其他违纪违法问题。2019年2月,王聪林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违纪所得被收缴;2019年9月,王聪林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又六个月。

                                                                        后移部分品目消费税征收环节,使消费者近距离接触消费税

                                                                        此后,房地产税立法在各种现实困境的羁绊下艰难前行。2018年,全国两会上明确提出,“稳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2019年,改革提速,两会上明确提出“稳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一字之差,从“妥”到“步”,表明房地产税立法已经到了讨论时机和步骤的关键阶段,房地产税呼之欲出。

                                                                        税收流失严重,是我国个人所得税比重较低(历年最高8.87%,2019年6.58%)的主要原因。提高直接税比重的关键之一,就是提高个人所得税比重。从长远来看,将经营所得纳入综合所得,并降低最高边际税率、简化级次,是减少个人所得税流失,提高个人所得税比重,实现“量能负担”、税负公平的必由之路。

                                                                        自1994年税制改革以来,我国长期是以间接税为主体的税制结构。这一结构存在诸多问题,比如不公平,中低收入者承担的税负比高收入者更高。举个例子,隔壁老王每月收入1000元,用于吃饭消费500元,吃饭消费占收入比重为50%;某公司高管王先生每月收入10万元,用于吃饭消费5000元,吃饭消费占收入比重只有5%。由于增值税等间接税往往是比例税率,同样一个馒头对老王和王先生都是13%的增值税,隔壁老王在吃饭消费中负担的增值税占收入的比重要远高于王先生。因此,“边际消费倾向递减”的因素,使得中低收入者基本消费支出的税负高于高收入者,这显然不利于社会公平。

                                                                        事实上,2019年《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后调整中央与地方收入划分改革推进方案》已经明确从高档手表、贵重首饰和珠宝玉石开始试点征收环节后移,2020年3月则明确高档手表、贵重首饰和珠宝玉石消费税由进口环节后移至零售环节征收,拉开了改革的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