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笛》全文及赏析

诗词 | 宋词 / 作者:张炎 / 时间:2016-01-09 09:03:08 / 34℃

奔驰娱乐 www.fxxylt.com ●月下笛

【作者:张炎】

孤游万竹山中,闲门落叶,愁思黯然,因动《黍离》之感。

时寓甬东积翠山舍。

万里孤云,清游渐远,故人何处。

寒窗梦里,犹记经行旧时路。

连昌约略无多柳,第一是、难听夜雨。

漫惊回凄悄,相看烛影,拥衾谁语。

张绪,归何暮。

半零落依依,断桥鸥鹭。

天涯倦旅,此时心事良苦。

只愁重洒西州泪,问杜曲人家在否。

恐翠袖、正天寒,犹倚梅花那树。

【赏析】

《月下笛》是“遗民”张炎抒发其遗民心态的一首词。南宋已亡,身怀家国之恨的张炎在甬东一带流寓。在孤游万竹山,幽清廖寂的环境并未使其淡忘。亡国之恨,反而愁思黯然。这首词的悲凉激楚,当为其心声之反映。

起调令人凄怆渺茫:“万里孤云”。“孤云”,是词人的化身。孤云在诗词里喻人蕴含了特定的感伤。

“清游渐远,故人何处。”漂泊的日子是那么凄凉,使人找不到方向。“故人何处?”这一声呼唤,将亡国之痛,身世之悲,一齐倾诉出来。日间无法排解,夜里还形于梦寐。

“寒窗梦里,犹记经行旧时路”。梦中时景“连昌约略无多柳,第一是、难听夜雨”。用连昌来指代南宋故宫,透出铜驼荆棘的意思。此时梦想中,宫中的柳树仿佛已衰残无几,非复当年意态。萧萧的夜雨。萧萧夜雨袭来,令人不堪忍受。不期然从梦中醒来,却是在异乡夜里。灯光摇曳中,谁能和我共话?心绪的悲凉令人凄然。

“张绪”,指词人以南齐张绪自况。以此比拟自己青年时的风度。但是而今的张绪也不像亡国前那样“风流可爱”,却是已衰落的蒲柳。“归何暮!迟暮之年还不能回乡呢?”半零落依依,断桥鸥鹭“。勾起作者无端心事。西湖断桥边的鸥鹭已零落过半,却是旧侣凋残,前盟难践。

随之一转“只愁重洒西州泪,问杜曲人家在否?”却是“西州泪”取不忍重经旧地之意。张炎的亡国破家之痛,远过羊昙生死知遇之悲。“杜曲”,指高门大族聚居的地方:“人家”,指张炎自己的家。据记载,张炎家世显耀,祖父时家境显赫。但元兵入临安后,祖父被杀家产被没。张炎心中留下了永远的创痛。家国之痛是忘不了的。煞尾又化用杜甫诗句,写道:“恐翠袖、正天寒,犹倚梅花那树。”

这是张炎艺术风格的代表作。在抒发亡国之悲时,运用了较为深刻和曲折的笔法。用典贴切、想象丰富、含蓄深厚,风格转为“清空”。以深邃的意境,而亡国之恨的痛烈心境楮墨内外。

上一篇: 《摸鱼子·高爱山隐居》全文及赏析
下一篇:《满庭芳·小春》全文及赏析
相关推荐
推荐阅读
《天香·咏龙涎香》全文及赏析《长亭怨慢·重过中庵故园》全文及赏析《扫花游声·商飙乍发》全文及赏析《醉蓬莱·归故山》全文及赏析《高阳台·和周草窗寄越中诸友韵》全文及《高阳台·残萼梅酸》全文及赏析《庆清朝·榴花》全文及赏析《齐天乐·蝉》全文及赏析《齐天乐萤·碧痕初化池塘草》全文及赏析《齐天乐萤·绿槐千树西窗悄》全文及赏析

最热